晚上吃過晚餐之後,我們又晃回了聖米榭山,想一賭漲潮之後海上孤島的景象。雖然先連說兩聲可惜,但後來的一切,讓我們很慶幸有機會能在這裡住上一晚。。。

第一可惜是,現在有堤防連接,即使漲到最高潮,也不會將這條對外聯絡道切斷。增加了島上夜宿者的方便,但也把「與世隔絕」感硬生生地破壞掉。

第二可惜是,法國餐廳上菜速度實在有夠慢,讓我們頻頻看錶,憂心漲潮時刻一分一秒逼近、過去。所以當我們抵達的時候,潮水已經開始慢慢在消退之中。

不過,聖米榭山的夜景真美。

但在欣賞美景之餘,我們最好奇的是,當潮水高漲之後,會不會淹進城裡面?是不是漲潮時分,入口大門必須像堤防水門一樣緊緊關閉才行。

事實是,白天時從提道盡頭下到大門的那道像九曲橋一樣轉了幾個彎的「木梯」在水面之上變成了「木橋」,盡頭淹沒在水中。但幾呎之隔的大門依舊是敞開的,潮水就漲到它之前幾十公分的地方,停止。真是神奇!

雖然很嚴重地手晃了,但還依稀看得出來牆邊的「木橋」,很亮的那叢樹之下的那個長方形的亮點,就是入口大門。

我們的另一個迷思是,既然大門前淹水了,那漲潮以後,在島上的人是不是就無法外出?

我們當初是因為這個原因,所以選擇住在島外的旅館的。

事實是,堤防盡頭左邊的國王塔下,有開一個小門可供進出。所以,我們也就趁機會又跑進島裡亂逛一下才回旅館休息。

隔天上午八點五十分,我們第三度回到島上。秋天日落得早,日出也晚,將近九點了,大地依然籠罩在晨霧當中,增添些許矇矓之感。一個人走在長長的堤道上,再度朝著夢幻之島一步一步地緩緩接近。先一步開車到停車場的先生和孩子,因為等了太久,又繞回來想接我,卻又被婉拒了。這樣的時刻,很適合一個人安靜地走著。

修道院的窗戶上,有朝陽的反光

晨露

待我心滿意足地散步完畢,我們這回不走大門了,鑽進昨晚發現的國王塔小門,一下便進到La Mere Poulard的店門口那裡。

我們決定換一條跟昨天不同的路走走看,於是繼續沿著塔樓的迴旋樓梯走到城牆上。前面,還有不同的美景在等著我們。

(to be continued......)

2006.05.17.

創作者介紹

今天天氣晴

henrymom4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isa

  • 你們還看到夜景
    我要找時間好好來看一看你的遊記
    我老公要我寫他的法國出差遊記我都沒寫完,就生懶 現在他又快要去荷蘭了
  • isa,
    妳慢慢看。遊記的照片比較多,字很少。
    幾乎又要出差了啊!去阿姆斯特丹嗎?請他再多拍一點照片給我們看。
    庫肯霍夫的鬱金香季不知道過了沒?

    henrymom40 於 2009/05/13 21:57 回覆